<wbr id="zalry"><legend id="zalry"></legend></wbr>

      <var id="zalry"></var>
          <sub id="zalry"><listing id="zalry"></listing></sub>
          <table id="zalry"><th id="zalry"></th></table>
          <form id="zalry"><em id="zalry"></em></form>
          當前位置:主頁 > 期刊 > 印刷經理人

          雅昌開始陌生

          時間:2009-03-11 12:21:36來源:科印傳媒《印刷經理人》作者:王麗杰

            站在印刷行業,雅昌開始變得陌生。
            可以說,雅昌與傳統印刷的疏離,是“蓄謀已久”、有意為之的。
            1993年成立的雅昌,在16年后的今天,已經成功蛻變為文化產業的旗手,淘金地也由競爭激烈的印刷紅海,轉戰到新經濟的弄潮兒—文化創意產業。我們來簡單梳理一下雅昌的轉型脈絡:

            在專注于藝術品印刷領域的同時,開始系統收集數字資料,建設藝術品數據庫。
            當數據庫體系相對完整、內容資料足夠豐富的時候,搭建有效使用數據的商業平臺—雅昌藝術網。
            網站之上,開發“藝術家個人數字資產管理系統”,在為藝術家提供貼身服務的同時,挖掘管理收益、版權收益、展覽收益;開發“拍賣市場行情發布系統”,從拍賣商手中獲取網站廣告收益;開發“雅昌藝術市場指數”,奠定雅昌在藝術品市場的領軍地位,將藝術家、藝術品經營者、藝術品買家的供需鏈條更緊密地串聯起來。

            與此同時,藉此起家而持續提升的基礎業務—藝術品印刷,不斷開發而前景廣闊的藝術衍生品業務—藝術影像產品、藝術品攝影、藝術品復制,也為雅昌帶來了多元的利潤增長點。
            一個原本處于產業鏈末端的印刷企業,最終成為藝術品產業鏈的整合者,雅昌商業模式的成功,給了我們以下兩點啟示:第一,雅昌準確定位了將為之服務的產業鏈—藝術品,這個產業鏈有開放的外延,有不斷增值與創新盈利點的可能,更重要的是,雅昌不斷構建并疏通產業鏈各環節之間的連結點,并保持對產業鏈資源的可控性。第二,IT手段作為新商業模式的技術支撐,是雅昌著力鍛造的核心競爭力。
            借助現代IT技術,落足文化創意產業,雅昌在傳統印刷業漸行漸遠,卻在創新藍海中游刃有余。雅昌模式,我們還能在相關產業中讀到類似版本: 
            Google公司實行“古狗印刷”項目,對全球著名圖書館實現數字化,并推出手機圖書搜索;北大方正研發電子讀報系統,幫助讀者利用數字網絡閱讀所有報紙信息,提供音頻、視頻等多種方式;日本凸版也積極“挑戰信息價值創造產業”,目前其業務范圍擴展到證券與卡片、商業印刷、出版印刷、包裝、建筑裝修材料及電子產品六個領域。

            新經濟時代,數字化手段會帶來對行業定義的徹底顛覆和革新;而文化與創意元素的融入,也會在諸多傳統產業的邊緣區域,拓展出共生地帶與增長的可能。但遺憾的是,這些“越界者”中,少見印刷企業的面孔。是身份的卑微,還是實力的弱?難道雅昌模式只是偶然與“孤本”?
            創意經濟的最大特點,在于創意的無限與創意的獨特,“獨特性”正是企業基于自身優勢而嫁接的創意果實。文具企業寧波貝發曾開發一款圓珠筆,既可做U盤,又可做MP3,還附帶8小時錄音功能,創意使一個最普通的小商品創造了高附加值的奇跡。上海的平山印刷放大了企業的“設計功能”,與知名設計公司合作研發了上百個品種的家紡包裝產品,并將數款經典產品申請了外觀專利,創意使其由包裝印刷配套企業逐漸轉型為包裝產品制造企業,在家紡包裝產業鏈中的位置和對資源的掌控都發生了根本的改觀。

            從產品增值到產業升級,從創新商業模式到顛覆行業定義,創意的空間無限。但最基礎的,仍是印刷企業引入創意理念,自由地放飛創意的思維。


          推薦專題

          展望數字包裝發展

          《2022年數字印刷在包裝領域的增長報告》的...[詳細]

          2019科印游學

          科印游學起始于2007年,經過十多年的資源積...[詳細]

          2019科印傳媒活動

          以會凝智,以展聚力。...[詳細]

          推薦
          免费下载播放器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