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br id="zalry"><legend id="zalry"></legend></wbr>

      <var id="zalry"></var>
          <sub id="zalry"><listing id="zalry"></listing></sub>
          <table id="zalry"><th id="zalry"></th></table>
          <form id="zalry"><em id="zalry"></em></form>
          當前位置:主頁 > 期刊 > 印刷經理人

          印刷,在創意中破題

          時間:2008-03-26 18:59:37來源:科印傳媒《印刷經理人》作者:王麗杰

            印刷在文化創意產業中破題,關鍵還是創意

            先講一個真實的故事。
            珠三角一家印刷企業,受香港迪斯尼樂園委托,承接了《迪斯尼世界》一書的印刷、包裝、宣傳、運輸、發行及收款等所有后續工作,每本書最終獲利2元人民幣,而香港迪斯尼樂園卻依靠版權輸出每本獲利近40元。
            同處于文化產業的大旗之下,印刷企業的盈利空間卻是如此狹窄。并非孤本的故事,時時發生在印刷企業的艱難生存之中,也時時刺激著印刷企業尋找轉換身份、增值產品的路徑。
            而近兩年在中國萌芽并迅速崛起的文化創意產業,似乎為印刷業提供了一個難得的搭車機會
            何為文化創意產業?按照此概念提出國英國的分類,廣告、建筑、藝術和文物交易、工藝品設計、時裝設計、電影音樂、互動休閑軟件、表演藝術、圖書出版、電視廣播等行業被確認為創意產業。由此可見,文化創意產業是一種新提法,但并不是完全的新經濟。
            新提法也好,新經濟也罷,文化創意產業之所以撩動人心,關鍵在于國家將其定位于新的產業發展方向,承載起轉變經濟增長方式、尋求可持續發展和建設創新型國家的重要使命。為此,國家財政部和文化部均拿出專項資金支持產業成長,北京、上海、廣州、深圳等地也率先出臺了頗具力度的扶植政策。
            處于邊緣地帶的印刷企業,開始尋找通向文化創意產業的多重路徑。
            有印刷企業設立出版工作室,期望通過參與書籍制作,滲透到出版環節,進而獲得品牌資源與版權轉讓收入;有印刷集團建立動漫基地,期望借助創意設計與產業聯盟,在動漫市場撈到第一桶黃金;甚至有印刷企業直接將自己的廠房改造為創意產業園區,羊城晚報報業集團印務中心啟動了“羊城創意產業園”,北京膠印廠的“后街美術與設計創意產業園”也已醞釀一年之久。地緣優勢與工業遺產的充分利用,印刷與文化創意的有機結合,使這些企業摒棄一次性賣地的手法,拓展了可持續發展的經營模式。
            但上述多條路徑仍是外延式的探索,囿于先天條件,不能大范圍拷貝。對大多數中小企業來講,在文化創意上破題,還是要眼睛向內,尋求內涵式發展。正是在這層意義上,上海平山印刷有限公司的做法更具有啟示性。
            1997年創辦的平山印刷在經營思路上獨辟蹊徑,與香港及國內知名設計公司合作,研發了上百個品種的家紡包裝產品,數款經典產品申報了外觀專利。企業規模與設備實力并不大的平山印刷以賣“包裝產品”的方式,把自己和傳統的印刷企業區分開來,以創意造就品牌,成就了“包裝印刷界的傳奇”。
            其實,在印刷產業自身中嵌入創意元素,開辟經營新空間的傳奇型企業,并非只有平山印刷。雅昌找到的契合點,是以藝術網帶動印刷業務,對文化藝術資源的深度挖掘和“印刷 IT 網絡”的商業模式,使雅昌有足夠的氣度打出文化企業的旗號;圣彩虹多年潛心古畫復制研究并申請了多項國家專利,憑借變印刷品為藝術品的高保真仿制技術,也順利搭上了文化創意產業急速奔馳的列車。
            由此看來,印刷在文化創意產業中破題,關鍵還是創意。源于文化元素的創意和創新,高科技和高藝術價值的加工手段所支撐的規;a,產業鏈條延伸之下新元素與新模式的組合,仍將是創意在印刷產業轉化為價值的必經之途。


          推薦專題

          展望數字包裝發展

          《2022年數字印刷在包裝領域的增長報告》的...[詳細]

          2019科印游學

          科印游學起始于2007年,經過十多年的資源積...[詳細]

          2019科印傳媒活動

          以會凝智,以展聚力。...[詳細]

          推薦
          免费下载播放器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