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br id="zalry"><legend id="zalry"></legend></wbr>

      <var id="zalry"></var>
          <sub id="zalry"><listing id="zalry"></listing></sub>
          <table id="zalry"><th id="zalry"></th></table>
          <form id="zalry"><em id="zalry"></em></form>
          當前位置:主頁 > 期刊 > 印刷經理人

          加工貿易新政被放大的恐慌

          時間:2008-02-17 15:37:23來源:科印傳媒《印刷經理人》作者:王麗杰

            對在國內從事外單生產的印刷企業來講,2007年是讓人神經高度緊張的一年。

            退稅“寒流”
            6月19日,財政部、國家稅務總局發出《關于調低部分商品出口退稅率的通知》(財稅[2007]90號),要求從7月1日起,調整部分商品的出口退稅政策。此次調整,共涉及2831項商品,占海關稅則中全部商品總數的37%。
            此次調整在對外加工貿易企業中引起了軒然大波。據稱,無論從調整面還是調整幅度來看,此次都是自2004年我國出口退稅機制改革以來最大的一次調整。不幸的是,與印刷相關的部分紙制品出口,此次被列入了“調低出口退稅的商品清單”,出口退稅率下調至5%。
            “瓦楞紙與非瓦楞紙制的箱、盒、匣;紙袋;紙包裝容器;信封、信簽、記事本、日記本、練習本;賬薄、商業表格;文具用品;紙制品的各種標簽等,需要執行5%的出口退稅率,”一位行業專家分析,“但書刊印刷基本沒受影響。”
            “此次退稅調整,會使我們每年減少利潤2000萬元人民幣。”一家綜合性的大型出口企業痛心疾首,由于產品線比較長,其產品最大的調稅幅度達到8%,由13%的退稅率減至5%,由此導致成本大幅度增長。
            不過,由于各個印刷企業的出口產品結構不同,所受影響也大小不一。“我們企業能列入調稅范圍的只是少量產品,”一家主要從事出版物印刷出口的大型企業分析道,“估計每年減少利潤六七十萬元人民幣”。
            印刷企業感到退稅“寒流”驟至,還有另外一個原因。按照以往的操作規則,退稅率調整都要給出口企業一定的緩沖期,比如2006年財稅[2006]139號文出臺后,企業有3個月的緩沖時間,幫助企業順利過渡。但這次只是提前10天向社會公布,比較突然,出口企業措手不及。

            臺賬風波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退稅削減政策施行未滿1個月,7月23日,商務部、海關總署又聯合發布了2007年第44號公告,頒布新一批《加工貿易限制類商品目錄》。目錄中新增1853項商品,涉及塑料原料、紡織紗線、布匹、木制品、金屬粗加工產品等多個勞動密集型行業。這項大規模的加工貿易政策緊縮方案,將于1個月后的8月23日開始實施。
            44號公告中另一個讓出口企業心驚肉跳的舉措,是要求所有限制類商品實行銀行保證金臺賬“實轉”管理。臺賬由原來的“空轉”改為“實轉”,意味著出口企業在合同備案時,需要繳納大量的臺賬保證金,這無疑加劇了企業的現金周轉難度。
            “如臨大敵”的印刷企業,又一次感覺到命運的岌岌可危。但事態發展表明,這是一次“被放大的恐慌”。
            一是由于出口企業的強烈反映與臺賬保證金政策的操作難度,很快在9月5日,商務部、海關總署、銀監會發布了2007年第71號公告,允許銀行為有資質的企業出具保付保函,放寬了對臺賬的要求。
            二是詳細研究44號公告所附1853項“新增加工貿易限制類商品目錄”和394項“2007年之前已發布的加工貿易限制類商品目錄”,均無印刷相關產品。到目前為止,印刷行業“幸運地”被排除在限制類商品之外。

            印刷加工貿易的生長空間
            但身在其中的印刷人知道,這是一種多么脆弱的“幸運”。
            事情還要從2006年的139號文說起。
            2006年9月14日,財政部、發改委、商務部、海關總署、國家稅務總局5部委聯合發出財稅[2006]139號文,文中主要有兩項通知,一是調整部分出口商品的出口退稅率,一是增補加工貿易禁止類商品目錄。新增補的目錄將取消出口退稅,但在139號文中并沒有列出詳細目錄,這則通知也沒有引起印刷人的足夠重視。
            但緊隨其后的財稅[2006]145號《關于調整部分商品出口退稅率有關問題的補充通知》,卻把印刷人拖入了真正的恐慌之中。“海關稅則中47章全章所有木漿、紙板類,48章中的紙、紙漿、紙板類,均被列入了取消出口退稅商品清單”,一位行業專家介紹,“這意味著出版物印刷、包裝印刷均被列入了加工貿易禁止類范圍”。
            “最初發生在東莞,海關開始限制,到2006年國慶節的時候,問題全部爆發出來了”。感覺問題嚴重的印刷企業緊急行動,相關協會、政府組織也全方位參與了進來,開會研討、多方反映、力陳利弊,最后在新聞出版總署的支持和相關部門的協調下,事情才有了轉機。
            1個多月之后,新一輪《加工貿易禁止類商品目錄》以2006年第82號公告形式公布。所有紙張類進口抽離加工貿易禁止類目錄,一切操作恢復正常。
            但印刷人,尤其是珠三角地區大量從事加工貿易的印刷人的心境,再也無法恢復正常。
            “長期來看,出口加工貿易政策收緊,是不爭的事實。”一位多年從事印刷外單的印企老總分析,日益擴大的貿易順差、人民幣升值的壓力將迫使國家持續調整加工貿易政策;而控制“兩高一資”產業、促使加工貿易轉型升級也對目前勞動密集型的加工貿易產業形成了更多的壓力。“對照日本、韓國、新加坡的經濟發展歷程后可以看到,加工貿易政策每20年左右就會發生重大調整,也許,我國目前就處于第一次重大調整期。”
            頻繁出臺的政策已經讓印刷企業感覺到了調整的力度。但對珠三角出口型印刷企業而言,所面臨的經營環境的惡化并不僅僅限于出口政策的變動。“相對于出口政策的調整,人民幣升值、自2008年1月1日開始實行的兩稅合一,將會對企業造成更大的影響”,印企老總們憂心忡忡,“電費增加,原材料價格上漲,勞動力最低工資又要上調,加上退稅率調低增加的成本,企業拿什么去消化?印價上調的希望是很渺茫的”。
            “對珠三角出口型印刷企業來講,2008年是生死年。”


          推薦專題

          展望數字包裝發展

          《2022年數字印刷在包裝領域的增長報告》的...[詳細]

          2019科印游學

          科印游學起始于2007年,經過十多年的資源積...[詳細]

          2019科印傳媒活動

          以會凝智,以展聚力。...[詳細]

          推薦
          免费下载播放器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